你是來玩的還是來賺錢的?1confirmation 談加密貨幣領域中的各種角色

1confirmation 分析市場現況

加密風投機構 1confirmation 引用時裝設計師 Virgil Abloh 提出的純粹主義者與遊客(Purists and Tourists)心智模型,探討領域中的純粹主義者和遊客有什麼不同,並引導讀者開始思考這個概念,該機構認為這將有助於人們在該領域的發展和投資。

你是來玩的還是來賺錢的?1confirmation 談加密貨幣領域中的各種角色

你是來玩的還是來賺錢的?1confirmation 談領域中的各種角色

加密貨幣中的純粹主義者和遊客

中本聰在 2009 年發布了比特幣白皮書和開放原始碼,從那時起,加密貨幣行業就一直保持著開放精神。從一開始,任何人都可以複製代碼,改變行銷方式並推出他們「自己的」代幣和網路。數以萬計的代幣和網路接踵而來,其中一些還出現了自己的模仿者。

加密貨幣的開放精神與傳統的商業智慧背道而馳,傳統商業智慧認為,當你創造了一個人們認為有用的產品時,你應該保護它,並防止其他人的仿製和競爭。開放精神則將集體的進步置於任一群體的短期利益之上——透過讓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地複製和建立一項產品,你就促進了整個世界的智慧和創造力,從而在理論上帶來更多的進步。這種開放精神運作良好,我認為如果沒有它,加密貨幣在當今世界中就沒有意義了——儘管它是有代價的。

開放精神的好處在於,任何人都可以在現有產品的基礎上進行改進,為世界帶來更多的效用。而開放精神的代價是任何人都可以簡單地複製一項產品,融合行銷策略和敘事,從人們身上榨取利潤,同時卻對進步毫無貢獻。

有一種觀點認為,模仿價值萃取者從長期來看有助於進步——即使毫無戒心的散戶被曇花一現的山寨鏈(Terra/Luna)或投資騙子(3AC)所欺騙,或許它至少會提高這個領域的知名度和長期持久力。但是,價值萃取者顯然傷害了很多人(以及大眾對這個行業的看法),我認為探尋開放精神的代價是否能夠減輕是很重要的。

有些人認為守門員角色(監管者、可信賴的品牌)是減輕開放精神的代價的最好方式,但這不只是減輕代價而已,還會扼殺了開源精神。守門員阻礙了進步——在比特幣出現之前,我們在每個行業都觀察到這一點,包括金融。我認為理解開放精神以及純粹主義者與遊客(Purists and Tourists)的心智模型是減輕代價的最佳方式,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幫助人們開始思考這個概念。

純粹主義者和遊客

純粹主義者是深諳技術的歷史和細微差別的人——他們了解其中的細微差別,並在構建時考量到過去的所有情況,對事物的真實性表示欣賞,並能提出真正有意義的新見解。純粹主義者構建的產品對於大眾市場來說可能過於小眾,但它們是原創的,並且認真構建出來的。

遊客是不關心歷史或細微差別的人,他們只想創造一個能引起人們共鳴的產品。他們所建造的東西可能在一段時間內能引起共鳴,但遊客可能來得快,去得也快,如果一個產品過於「遊客化」,就沒有長期的持久力,前一天還很熱門,第二天就消失了。

遊客 – 純粹主義的心理模型是由時裝設計師 Virgil Abloh 創造的,他在該影片當中有很好的闡述。他的觀點是,對設計最大的影響來自純粹主義者和遊客的交集,基於這種心智模型,他創建並領導了一些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消費品牌,例如 Louis Vuitton 和 Off-White。當我了解他的方法時,我意識到這與我過去十年在加密領域使用的方法相同。

以下是我從加密貨幣公司、加密貨幣、 和創辦人的角度怎麼看待目前純粹主義者、遊客和兩者交集的全貌:

純粹主義者

Blockchain.com 是元老級的自託管公司,其創辦人認為比特幣的真正效用在於它能夠讓人們能成為自己的銀行,並保持對抗審查的能力,時至今日,他們的核心產品仍然忠於這點,並展現出對這個領域的深刻理解和欣賞。他們一直在努力向利基用戶群之外成長,但未能適應以太坊出現後的發展——事實證明,提供簡易買賣功能的託管錢包(Coinbase)和 自託管錢包()是更遠大的想法。

比特幣是加密貨幣 OG,它催生出一個行業,也是我們今天都在這裡的原因。它作為一種不變的稀缺價值存儲非常好,但除此之外沒有太多進展。比特幣最大主義者正確地指出了許多比特幣之後的騙局,但也錯誤地將推動該領域向前發展的真正創新稱為「騙局」,如以太坊。

Rare Pepe 是 2016 年在比特幣網路上推出的 NFT 系列,比以太坊上的所有 NFT 都早。Rare Pepe NFT 是在 Counterparty 上創建的,Counterparty 是一個基於比特幣的協議,由於包括缺乏與比特幣錢包的互操作性在內的諸多原因,它從未突破利基用戶群。Rare Pepe 在加密原生用戶中仍有強大的品牌和收藏家基礎,但就主流關注度而言,它被建立在以太坊上的收藏品超越了,像是 Cryptopunks 和無聊猿()。

Hal Finney 是早期的比特幣用戶,他在 2009 年 1 月 12 日收到了來自中本聰的第一筆比特幣交易。他還是一位在加密貨幣誕生前最重要的密碼學公司 PGP 的核心工程師,也可以說是 Cypherpunks 郵件列表和 BitcoinTalk 論壇最重要的早期貢獻者。他的工作對於當今該領域的發展非常重要,但該領域只有一小部分用戶聽說過他。

遊客

是一家於 2019 年成立的交易所,該公司還沒有為該領域提供任何新的和附加的東西,但他們在 2020-21 年的牛市中積極地行銷並搶占市場份額。這裡有一段值得懷疑的歷史,鑑於建立該交易所的團隊也在經營一家名為 Alameda Research 的交易公司,而且他們在自己的平台上拉抬了許多代幣,但很少有人對此提出質疑。就目前而言,該公司背後似乎有一個強大的媒體敘事。

是 2019 年推出的「以太坊殺手」,並將自己標榜為「為大規模採用而建立的」。該項目沒有帶來任何原創的概念,但他們在設計上做出一些權衡,使其在短期內成為比以太坊更便宜、更快速的鏈。我相信這些設計權衡讓 在散戶資金湧入的牛市中獲得成功,但最終將阻礙它的長期成功。當一個區塊鏈純粹為了效率最佳化,而在文化或社會方面沒有什麼有趣的事物,並且確實缺乏推進該領域發展的新產品時,那麼潛力就很有限。

無聊猿遊艇俱樂部(Bored Apes Yacht Club)是一個在 2021 年推出的個人資料頭像(PFP)項目。它是在數以千計的其他 PFP 項目之後出現的,但能夠得到早期加密用戶的採用,隨後還得到像是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吉米法倫(Jimmy Fallon)和柯瑞(Stephen Curry)等名人的大力支持。

Michael Saylor 在 2021 年牛市中現身推廣比特幣,他在加密貨幣領域沒有建立任何有趣的東西,也沒有說過關於加密貨幣的任何有趣觀點——他只是重複比特幣社群十多年來所說的話。但他的)因購買比特幣而受到關注,而他也成為了一位媒體名人。

純粹主義者 × 遊客

Coinbase 是一家於 2012 年成立的交易所,是第一款讓用戶簡單地連結銀行帳戶並購買比特幣的產品,它近十年來一直處在使加密創新面相大眾的最前沿。該公司很早就決定代表用戶託管加密貨幣,這增加了一些純粹主義者不喜歡的中心化,但不可否認的是,該產品對於讓新用戶投入加密貨幣領域非常重要。

以太坊於 2015 年推出,比比特幣晚了 6 年。沒有以太坊,我們就不會有去中心化金融()或 NFT。相對於比特幣,以太坊在去中心化方面做出了一些犧牲,但不可否認的是,在過去 7 年中,該領域的大部分創新都來自以太坊區塊鏈和其開發者生態系統。

Cryptopunks 是元老級 10K PFP 系列(​10,000 個 NFT 頭像),幫助催化了當今 NFT 所引領的創作賦能革命。

Buterin 是以太坊創辦人,他是一位具有包容性的創辦人,帶領區塊鏈生態系統在公眾中推進該領域的發展,並洋溢著你所想像加密貨幣領導者具備的所有特質。

我並不是說我對什麼是純粹主義、遊客和交集的看法就是人們應該認為是正確的,我知道很多人會質疑我的看法,事實上大多數關於加密貨幣的公開討論都圍繞著人們擁有什麼財富。但我相信,思考這個概念並得出自己的結論,可以極大地幫助你在一個有很多雜音的領域裡發展和投資,本文的意圖只是要讓更多人思考這個概念。

 

本文轉自網路,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網站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僅提供資訊,若用戶有任何投資相關行為皆與本站無關

本網站所載的任何資訊均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賺有賠,投資人應獨立判斷,審慎投資,自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