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幣安區塊鏈週|趙長鵬AMA談:權力下放、NFT、分布式辦公的好壞

於法國巴黎舉辦連續三天的區塊鏈週活動,執行長趙長鵬 (CZ) 於 16 日活動回覆社群提問。

未來一般銀行會接受服務嗎?

CZ:如果他們要生存的話,是值得期待的。

如果有極端事件發生,如何為用戶提供保險?

CZ:幣安有 SAFU ,具有超過 10 億美金價值,它被存在不同的地址中,你可以到當中查看。我們應該是唯一一家用這個方式成立,這些資金也由幣安控制。當前多數的加密貨幣保險都是自建保險,它並不如傳統產業中第三方保險來得好,但要由第三方進行高額承保,也會付出相當高昂的金額。

為加密貨幣保險也有難處,如果一個人為其地址保險,他要自導自演失竊並不難,錢包只認、易於複製,也很難證明是自導自演。目前也沒有保險看到很好的解決方式。

SAFU 基金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但至少目前可行。

你怎麼看

CZ:這個概念還在發展中,我們還在早期階段。像是健康照顧,在不同層面都可以帶來好處,像是遠端健康檢查,未來甚至是透過機械遠端執行手術,這些能救命的應用都是可能的,也是現在所沒有的機會。

你怎麼看 3~5 年後的 應用?

CZ:同樣的它也還在很早期的階段。現在有很多圖片、遊戲內物品應用,但還有很多現實生活中的應用是沒有被想像到的。現在已經有運動賽事的票券 NFT,可使用也可蒐藏 ; 對球隊俱樂部來說,面對全球性的球迷,它不容易創造商業價值,然而販售 NFT 可以為其帶來收益,也為球迷提供直接互動與支持的機會。

我們跟很多藝術家、歌手談過,他們賣的票券經過許多不同的中介機構,最終獲得的利潤與售價相差很大,這是一個 100~200 億的市場。這些藝術家們都很樂意改變現況,NFT 的轉售版稅也可以持續支持到藝術家們。

雖然目前這樣的應用還不普及,還有許多其他 NFT 應用案例,都有值得期待的未來。就像是網際網路的初期發展一樣,但或許發展得更快。

截圖 2022 09 16 下午12.38.48截圖 2022 09 16 下午12.38.48

區塊鏈創業者要怎麼找到你?

CZ:「拜託不要。」很多人都嘗試向我介紹他們的專案,但我不應該找我。我是一個專職成為企業家的工程師,我不是風投家。有的風投家可以用五秒就知道值不值得投資,但我不是那種人。對我來說,我會需要花很多時間去了解細節、跟團隊相處、了解產品,需要幾個月或幾年的時間,現在我太忙了。「會做一些雜事,像是一直發推特。」我沒有聰明到可以判斷團隊,但幣安有專責的投資團隊。

如何面對反加密貨幣者與

CZ:這是一個很廣的問題,但教育是首要,舉辦像這樣的峰會、與大學合作設置課程、Binance Master Class、Binance Academy 等,現在很多政府也在教育內容採用 Binance Academy 的資料。

我也和很多政府官員、立法者等商談,在推特上分享與不同人對談的觀點,並發布在推特上,這樣的方式也有助於擴散到群眾中。

加密貨幣與區塊鏈能對經濟發展造成的影響,是最好的賣點。因此建造完善又易於使用的產品是幣安的使命,讓人們可以無縫地使用它直到其影響力成熟。而我認為目標已經不遠,基於不同的指標,我認為全球的加密貨幣採用率已經到達 1~5%,它也將快速成長。

其實我不太花時間在反對加密貨幣者身上,因為我不喜歡對牛彈琴。我喜歡跟想嘗試了解或不討厭的人聊。

如何面對監管?

產業是可以為監管提供教育的,因為他們對加密貨幣與區塊鏈還沒有深入的認識,他們既不是營運者也不是用戶。也需要經驗來了解,業者必須告訴他們遭遇的問題、如何運行等。現在很多監管者都專注在 上,因為這是他們熟悉的既有監管方式,但談到加密錢包,要怎麼用多簽錢包、怎麼處理用戶在分岔、上的爭議等,這類東西都是需要解釋跟適應的。

怎麼看對幣安的控制權?

CZ:在一個高速成長的公司中,你不會想要握住控制權,你會想要給人們自由跟能力去執行。在幣安內部每個團隊都有一套作業流程跟負責人,通常我不會介入日常營運。不過這個產業變化很快,每個人也有不同的觀點與意見,有時候團隊還是會希望我可以參與決定,來提高效率 ; 因此,要如何為權力下放與工作效率取得平衡、不過度溝通是一項功課。這反而是我花較多時間思考的問題,如何建立更好的結構。

幣安如何在全球分布式工作?

CZ:這樣的方式好壞處都有,首先是人才庫,現在我們可以聘用全球所有地方最好的人才 ; 還有當地的專家,我們必須透過深入當地的方式邁向全球化。還有一個好處是,員工不需要通勤,也有彈性的工作時間,可以自己安排 ; 也因為這樣員工更願意隨時與不同時區的同事聯繫,因應 7 天/24 小時 的加密貨幣世界。員工也可以選擇懈怠一段時間,最後再以任務成效來看,更能夠判斷,工作的投入程度。此外。投入法國的決定,也是因為有深入當地的員工,提供建議。

壞處是,員工沒辦法面對面見面,建立實際的人際關係,就有人在幣安工作兩年半後,見到他表示:「你是我見過的第三個幣安的人。」

若全球經濟崩潰,幣安會怎麼樣?

CZ:這是一個很開放性的問題。首先要確定崩潰的定義是什麼?對我來說,我不會去預測什麼事情,也不擔心全球經濟崩潰問題。擔心的是人們可以如何利用區塊鏈這項新科技,我們可以如何快速適應調整與執行任務。



本文轉自網路,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網站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僅提供資訊,若用戶有任何投資相關行為皆與本站無關

本網站所載的任何資訊均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賺有賠,投資人應獨立判斷,審慎投資,自負風險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