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 帝國的興衰:從 VC 角度完整頗析 SBF 如何打造帝國,又如何毀於一旦

FTX 帝國的興衰:從 VC 角度完整頗析 SBF 如何打造帝國,又如何毀於一旦

前 The Spartan Group 合夥人、Blockcrunch 創辦人,同時也是創辦 Web 3 天使投資人組織 Tangent 的 Jason Choi,在推特上分享了從他 VC 的角度所看到的,關於 Alameda、FTX 與 的一切。坐穩了,內容很長但很精彩….

The Definitive Thread on FTX

I met SBF before FTX started, and witnessed their rise and fall. I can't stand @nytimes's puff piece.

If anyone wants to know what happened, send them this.

— Jason Choi (@mrjasonchoi) November 15, 2022

(以下內容翻譯自 Jason Choi 推文,如有出入請以原文為主)

我在 FTX 開始之前就認識了 SBF,見證了他們的興衰,我個人受不了紐約時報專訪中對他的粉飾,如果有人想知道真相,請將這篇推文發送給他們。

Alameda 和 FTX 的故事可以用 SBF 的「大賭注哲學」來概括。他們做出的每一個重大決定都與獲得更多槓桿有關——通過欺騙性籌款、金融工程,以及最終的徹頭徹尾的詐欺,正如我們將在接下來看到的那樣。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1 月間,一家名為 Alameda Research 的小型對沖開始向投資人借錢,並承諾「無的高回報」。

🤔 pic.twitter.com/0ynauhw1N8

— Zhu Su 🔺 (@zhusu) January 22, 2019

那年晚些時候,FTX 計劃於 2019 年 7 月推出,並在 2019 年 8 月宣布從多個基金中獲得 800 萬美元的種子資金。

image 47

且在一份投資者備忘錄中,Alameda 與 FTX 之間的關係被認定為是一種風險,SBF 個人對兩者的分割承諾也存在隱憂。

image 48

根據我的主要資訊來源(將保持來源匿名),據稱 FTX 是 Alameda 用獲取資金的途徑,因為後者難以籌集資金。這是無法證明的內部聊天記錄,所以我們將這部分保留給法庭認定。

在早期階段,Alameda 在 FTX 的交易量中佔很大比例是一個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該公司園中告訴我,Alameda 有一個專有的 API 密鑰,可以比任何用戶更快地訪問,這意味著 FTX 能夠為 Alameda 提供一種從客戶那裡獲利的系統性方式。以下是我發送給 FTX 投資者的消息:

image 49

2019 年 9 月左右,據稱 Alameda 試圖操縱交易所上的上的期貨市場,但被擊退。然而,這可能種下了幣安和 FTX 之間矛盾的種子,也注定了 FTX 的終結。

隨著 FTX 的持續增長,它對資本的胃口越來越大,在所謂的「DeFi Summer」時期,FTX 通過創建基於 的去 – Serum 來炒作 DeFi 賽道。

籌資的模式是鼓勵快速參與而不是花時間調查——投資者越快參投,價格就越低。以下是 Serum 籌款數據的部分截圖,幾個小時的時間差,投資人的成本就差了 50% 以上。

image 50

在這之後,FTX 直接參與了多個 Serum / Solana 生態系統項目,例如 FIDA 、Oxygen 和 MAPS,所有代幣都在短時間內推出。SBF 在 2020 年 12 月的所有推文都在傳銷這些項目。

image 51

根據我的消息來源,Serum 主要是由 FTX 的正職員工運營的,一些 Serum 生態系統項目被視為第三方項目,但實際上也是由內部孵化/運營的。

FTX 為什麼要這樣做?

首先,我們必須釐清當時的時空背景。假設 Alameda 和 FTX 比他們表面上的還要接近,那麼在那個時候(2020 年冬季),Alameda/FTX 內部可能發生了一些變化

換句話說,Alameda 放棄運行 delta 中性策略,因為其優勢逐漸消失,並選擇開始承擔領域的巨大定向風險。他們利用大量的槓桿來實現這一點。這裡有一個詳細的文章供您參考。

Serum 資產如何融入新策略? 它們很可能被用作啟用上述槓桿的抵押品。所有交易都在低流通下進行。這使他們更容易操縱價格,並用它們來填補資產負債表。

舉個例子:假設 Alameda 以 1,000 萬美元的「完全稀釋估值(FDV)」向一個半孵化項目投資 200 萬美元。 FTX 之後在其交易所上架代幣,但僅將總代幣的 1% 投放在市場上。由於市場流動性稀薄,Alameda 只需幾百萬美元就能支撐價格,藉此創造一個「假」的 FDV,比如 10 億美元。突然間,200 萬美元就膨脹成了 2 億美元的紙上富貴。這是業內人士稱之為「山姆幣(Sam coins)」的公開秘密。注意這些代幣的流通供給:

image 52

通過這種方式,Alameda 創造了一個看似龐大且多元化的資產負債表,然後它可以藉用它來為定向押注提供資金。另一方面,FTX 還上下了這些「山姆幣」的掉期合約,這意味著Alameda 可以透過做空來鎖定未解鎖代幣的利潤。

image 53

質疑這些計劃合法性的內部人士被 SBF 霸凌,並威脅要保持沉默。其中一個受害帳戶

總而言之,這個馬戲團為 Alameda/ FTX 創造了數億美元的股權價值,基於一個流動性非常低的市場,正如其洩露的資產負債表所顯示的那樣。儘管如此,這與其 FTT 持倉相比仍是九牛一毛。

image 54

一些 Serum 系代幣和 FTT 本身被用於在 FTX 作為抵押品(唯一允許使用此類資產作為抵押品的交易所)進行借款。

這很可能是 Alameda/FTX 造成數十億美元漏洞的原因: Alameda 以非流動性抵押品作為抵押品,借錢充當賭金,隨著今年市場的下跌,這些被斷頭,導致 Alameda 不得不動用 FTX 用戶資金來滅火。

這意味著 FTX 上的流動性儲備此時可能已經低於用戶存款,但如果有足夠的時間,能夠讓FTX/Alameda 的非流動性資產逐漸解鎖,這個漏洞很可能是可控的。然而,幣安執行長趙長鵬(CZ)直接引發了擠兌(稍後會詳細介紹)。

由於所有這些危機都在太下醞釀,SBF 依然在積極推動主流合法性並建立護城河。

這兩件事可以確保 FTX 股權價值和 FTT (他們用來為槓桿提供抵押品)免於崩潰。為此,FTX 加大了行銷力度,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包括:以 1.35 億美元的價格買下邁阿密熱火隊體育場的冠名權,成為拜登的第二大捐助者,以及加入馬斯克的推特收購注資(失敗)。

隨後的幾輪將 FTX 的估值推高至 320 億美金(2022 年 1 月),Paradigm、紅杉資本、Tom Brady、淡馬錫都參與其中,在面向零售投資人大肆宣傳下,FTX 迅速佔據了主流市場份額。

在零售市場份額的增長和積極的融資活動中,SBF 也在持續推動政策。需要注意的是,SBF 的父母 Joseph Bankman 和 Barbara Fried 都是史丹佛法學院的教授。

image 55

上述內容很重要,因為眾所周知,這個家庭與美國的民主黨人有著密切的聯繫。 可以在此處找到有關 SBF 的家庭關係和「深層」政治關係的更詳細線索。

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因為 SBF 正在運用他龐大的政治力量為 FTX 建立監管護城河。2022 年 10 月,FTX 提出了一項監管標準,該標準廣泛支持 FTX 而不是任何 DeFi 競爭對手。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Alameda 當時的聯席執行長 Sam Trabucco 宣布他將於 2022 年 8 月從該公司卸任。這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警覺……但這應該要被注意到。

一個月後,FTX 以 14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 Voyage Digital,這是一家因三箭資本破產而連帶受到影響的 CeFi 公司。法庭文件顯示該公司有 > 10 萬名債權人和數十億美元的負債。

為什麼 FTX 在 本身處於現金緊縮的情況下還要競標收購它?

可能的解釋是,FTX 會選擇救助那些持有大量 FTT 資產的實體以防止代幣被強制拋售,因為它自己的大部分槓桿都使用 FTT。

不久之後,由於 SBF 試圖在華盛頓建立合法性,他和 CZ 在推特上爆發口角。(以下是已被SBF 已刪除的推文)

image 56

此後不久,CoinDesk 發布了有關 Alameda 資產負債表的相關文章,理由是其 146 億美元的資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 FTX 團隊本身發行的資產。

鯊魚現在聞到血腥味了。

2022 年 11 月 6 日,CZ 表示鑑於披露的 Alameda 資產負債表存在疑慮,幣安將清算其總價值高達 5.84 億美元的 FTT 總持倉。

作為回應,Alameda 當時唯一的執行長 Caroline 出面表示資產負債表沒有真實反映該公司上 百億美元的資產價值,這與 SBF 的推文相呼應。

image 57

然而,此舉卻加劇了人們對 Alameda 和 FTX 比公眾認為的更混雜的擔憂。

當 Caroline 之後向 CZ 公開要約以 22 美元的價格購買所有 FTT 時,市場開始猜測如果 FTT以低於該價格在市場出售,Alameda 可能有貸款將因此被清算。

市場反應了恐慌。根據 Nansen 的數據顯示,截至 2022 年 11 月 7 日,價值約 4.5 億美元的在 7 天內被抽離了交易所。

銀行擠兌開始了。

2022 年 11 月 8 日,SBF 向公眾保證,FTX 受到「嚴格監管」並經過 GAAP 審計,且擁有超 10 億美元的現金。(這條推文已被刪除,但 Jason Choi 保存了證據)

image 58

當時,FTX 數位市場聯席執行長 Ryan Salame 在一條現已刪除的推文中稱 CZ 的行為「極其糟糕」,整間公司從上到下都試圖減輕公眾的恐懼並止血。

image 59

根據與我分享的內部聊天記錄,當時對情況瞭如指掌的 SBF,似乎刻意隱瞞員工,讓他們公開說謊。

image 60

不久之後,SBF 公開宣稱 FTX 不使用客戶資產進行投資(即使是國債),並且交易所有足夠的資金來支付所有提款。(推文已被刪除)

image 61

交易所的提款請求很快在 2022 年 11 月 8 日被凍結,FTX 沒有進一步的溝通。11 月 9 日,
SBF 宣布與幣安達成潛在交易,並做出另一項欺詐性保證,即「資產將 1:1 承兌」。

雖然提款被凍結,但 Alameda 仍然能夠從交易所提取資金。當被問及原因時,Alameda 執行長 Caroline 聲稱,提款來源是 FTX 美國交易所,暗示只有 FTX Intl 面臨流動性問題。

11 月 10 日,隨著人們開始懷疑這個漏洞太大無法填補,CZ 正式宣布放棄潛在的收購計畫。在 11 月 9 日的內部信中,CZ 表示幣安並未策劃整起事件。

image 62

不久之後,FTX 似乎又恢復了提款。FTX 聲稱這是其遵守總部所在地巴哈馬法規的決定。但事後巴哈馬監管機構很快在一份官方聲明中揭穿了這一說法。

以下是匿名人士洩露給我的私訊,SBF 似乎指示他的一名員工再次公開進行欺詐。

image 63

但如果不是巴哈馬當地民眾,究竟是誰一次兌現數百萬美元?

根據主要消息來源,我可以確認至少有一名員工——既不是巴哈馬人,也非基於巴哈馬——能夠成功提取資產。人們開始猜測,內部人員正在套現,並將他們的提款與實際的巴哈馬用戶混合在一起。

很快的,用戶開始想方設法利用該漏洞,據稱至少有一位知名交易員 Algod 購買了巴哈馬的 資料以藉此走錢。

2022 年 11 月 11 日,孫宇晨宣布了一項承兌計劃,允許 FTX 的部分用戶通過與 TronDao
網路相關的資產提取資金。這導致 FTX 的 TRX 價格出現巨大溢價。

出於某些莫名其妙的原因,SBF 從未暫停過對 FTX 上的交易,這導致多個永續合約交易對進行對敲,用戶故意輸錢給一個能夠提款的帳戶以借此出場。

到目前為止,FTX 與 SBF 從未回應有關巴哈馬提款以及內部人士是否套現的問題。

在破產公告宣布後,提款終於被暫停,然而,數億美元開始從 FTX 中被抽走。總法律顧問 Ryne Miller 聲稱 FTX 正在將自己的資產轉移到冷。然而,經驗豐富的鏈上偵探
Zachxbt 血發現這可能是潛在的駭客攻擊。

當多名員工聲稱他們被欺騙並且明顯不滿時,SBF 與 Ryan Salame 沒有嚴格實施作業安全、鎖定平台資產、暫停交易與提款,這是管理上的一大疏失。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SBF 在 2022 年 11 月 14 日發布了一系列神秘的推文來嘲諷大眾。

1) What

— SBF (@SBF_FTX) November 14, 2022

最近,有關 FTX 後台允許 SBF 轉移用戶資金的消息似乎已經浮出水面,但目前尚未得到證實。根據主要消息來源,從頭到尾只有 4-5 位高階管理層知道 FTX 所面臨的困境。洨來源分享的人包括:SBF、Caroline Ellison、Gary Wang、Ramnik Arora、Constance Wang、Nishad Singh。但 Constance Wang 嚴正否認此說法。

還有很多更有趣的事,例如:Caroline 的部落格、SBF 興奮劑成癮、FTX 辦公室狂歡,但我認為這些都與尋求真相的人無關。

這將(希望)是 FTX 傳奇的最後發展,沒有起訴和償還債權人。我在我的 Podcast 上錄製了一個 20 分鐘的刪節版本,您可以在由此收聽:

Full 20 minute episode:

Spotify: https://t.co/6iWIuSQpeG
Apple: https://t.co/WRKvL9qrkJ
YouTube: https://t.co/3TrGBRDjEC

— Jason Choi (@mrjasonchoi) November 14, 2022

本文轉自網路,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網站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僅提供資訊,若用戶有任何投資相關行為皆與本站無關

本網站所載的任何資訊均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賺有賠,投資人應獨立判斷,審慎投資,自負風險

Related Posts